区块链蓝海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信托基金不可信?那区块链基金会呢?

热点  2018年09月21日17:28

导读:

亿万富翁弥留之际,面对三个同样优秀的继承人,他该把大权留给谁?是制定继承人、还是将遗产尽数分割、又或是给他们留下一道决胜的题?

要说近一段时间区块链领域中呼声最高的口号,那一定非“链改”不可了。这个熊市之下的档口,区块链从业者们无不战战兢兢,这时候仿佛只有‘链改’,才能振兴区块链落地的大业了。

‘链改’口号轰轰烈烈,但凡是能跟‘链改’扯上关系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有足够的吸引力让我们竖起耳朵去听。

9月13日,当加拿大首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投资的信托基金FBC成立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这家全球第一家与比特币挂钩的信托基金组织的成立是不是又给当下流行的‘链改’一道希望的曙光呢?

当比特币和区块链与信托基金结合的时候,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先来谈谈信托基金是什么,关于信托基金,百度百科里是这样写的:

基金信托是信托机构受托管理和运用各种基金的信托;以各种基金为信托对象的信托;基金是为了发展某项事业而事先确定有专门用途的资金;如教育基金、科研基金、科技开发基金、奖励基金、各种公益基金、投资基金等;以这些基金为对象的信托都属基金信托。

看起来有点绕,但是我们可以简单的理解一下,就是一种共担风险和收益的集资理财方式。基金信托也是很多手中小有积蓄的富豪们常用的一种理财方式。然而在这个吃香的金融投资领域中,无论是哪一种‘基金’却都存在着大量的黑幕。

2011年的‘基金黑幕’一报告中的基金证券行业四连问,就像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就引起基金行业的舆论风暴。

报告中揭露的和没有揭露的都有哪些问题呢?各类基金组织联合操纵股价、基金组织随意克扣利润、投资过程不明朗等各种弊端。各种症结浮出水面,用户对信托基金行业的信任度大打折扣,基金行业的发展也受到很大冲击。

那么,现在既然加拿大已经出现了第一家与区块链和比特币挂钩的基金组织,那么区块链是否能够借着这次契机一举进军金融界?它能不能够借助自身的优势给信托基金行业带来一点美好的愿景呢?

想到这些问题,忽然又觉得自己的脑洞还是无比巨大的。

试想一下,2018年的FBC开了头之后,全球各地的信托基金组织会不会出于自愿或者非自愿(迫于压力)的因素而逐渐将区块链技术引到信托基金的募资、分投、和分红的过程中呢?

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中,信托基金的投资过程逐渐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全球掀起一股投资过程全部上链的狂潮。

直到2023年(又或是其他的任何时间里),中国也上线了一家专注于信托基金的区块链基金会?

这家基金会为基金行业解决了什么呢,他们的公告里可能会这样写。

关于本基金会的诚信布告如下:

1:投资全程可追溯。用户对基金会的资金投入都通过在基金会的主链上创建账户,并用资金兑换链上token的方式来投入。资金注入过程全程交易上链,交易记录不可更改。主链将用户充值的资金集中进行证券、股票及其他方式的投资,获得收益后,主链会根据各个持有的token比例分配利益,资金提出后,合约自动终止,空白账户不会发生扣费。

2:手续费透明(智能合约写定手续费)。根据智能合约的约定,基金会每进行一次集中投资,智能合约就会自动从用户账户中抵扣与之对等的token。同样的,投资获利后,智能合约会根据各人账户中的token比例自动增值。

3:投资区域可选(多条侧链)。基金会公链开辟了多条分叉链,供投资者进行不同行业的投资选择。如果你愿意,你甚至可以选择将自己账户中的token拆分成多分,一分用于房产行业、一分用于互联网行业、一分用于影视行业、又或者是其他任何一个你看好的行业,以此分担风险。

4:账户防盗(加密账户)。区块链技术的很大一项优势就是加密技术,而我们也会很好的将这个优势利用起来,在我们的基金会公链上,用户的账户都是绝对私密的,只有本人拥有私钥,基金会或者是任何一个机构都没有中心数据。

这样看来,好像就是真的把基金会所有的募资投资过程都摊开在用户的眼皮子地下了,区块链基金会解决了手续费的问题、投资过程追溯问题,同时还为用户提供了不同行业的注资选择权力。

那时候,可能会有这样一位一生区块链行业的技术发展与支持的M先生来验证区块链基金会的神奇和不足之处。

M先生对于区块链技术连接信托基金的事业十分看好,本土的区块链信托基金公司成立之后,M先生本着从一而终的精神开始先后为该公司入资数次,基金会的发展状态也十分良好。

直到M先生病重,为避免名下财产引发三个继承人之间的争夺,也为了保护其名下机构的正常运作,于是他就在基金会公链上的三条不同侧链都分别注册了账户,并将名下流动资产拆分成了三分分别投入了三个账户中。

三位继承人每人选择一个行业侧链账户,一年之后,哪一位继承人选择的账户中token值最大,哪一位就是M先生公司及其不动产的继承人。

这里是不是看见了‘西虹市首富’的影子?

同样是完成任务得遗产,同样与基金会有关,只是这一次,M先生把公证人的使命交给了区块链基金会,这样一来,就不会出现公证人与继承人之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区块链基金会作为遗嘱的执行方,既保证了协议被严格执行的真实性,还可以在三位继承人选择行业侧链的时候来判定他们各自对行业经济发展趋势的敏锐度。

然而这个举措同样是面临一个问题的:如果基金会拥有‘影响’证券、股票价格的能力呢,这样的情况下,该如何保证三人所选行业的盈亏是真实可靠的?

当时的中国正在经历互联网技术革命时期,一大波技术类公司开始大展宏图,科技领域正是新旧更替时,大浪淘沙,危机和机遇共存。

向来很有金融天赋的小M认为,风险通常是与机遇并存的,但另外两个兄弟则认为,资金已经在基金会的荷包里,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为了赚取巨额利息而操纵证券价格呢?所以最后,小M选择了互联网行业的账户。

通过基金会敏锐的判定,一年后,三个账户一对比,小M的账户果然成为了token指数最高的那一个。其余二人通过对小M账户中交易记录的追溯,确实没有发现额外的资金汇入,于是小M继承公司,一切顺理成章。

这个时候,你可能还是要问,基金会有没有和小M联合起来可以抬高互联网行业的证券价格呢?

那么你肯定忘了,区块链上的所有资金都是公开募资集合而成的,每个人都是基金会的股东,即便是基金会的发起组织,也不会掌握公链上超过51%的token,这样一个集资型的组织,又该怎样去操纵股权呢?

链改、基金、遗产分配

声明:本文由“血木生”撰写,区块链蓝海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版权亦归“血木生”所有。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区块链蓝海(qukuailian-lh)